热点分析33

近些年,为土耳其历史性盟友同时犹如命运之交的德国,面对独立的经济与社会政策,作出的一个比冷战还过分的黑色宣传袭击而令世界政界惊讶不已。

热点分析33

近些年,为土耳其历史性盟友同时犹如命运之交的德国,面对独立的经济与社会政策,作出的一个比冷战还过分的黑色宣传袭击而令世界政界惊讶不已。

不论是右派,还是左派,或是基督教徒民主党也罢,近些年德国所有政党均对土耳其共和国总统埃尔多昂个人以及国家发起了一个好似污蔑性的运动。尽管土耳其人为盟友,但却可放弃帝国的德国,今天的领导者对恐怖组织提供的支持没有对总统埃尔多昂和他的国家提供。

自成立之日起到今天,杀害土耳其儿童,妇女,平民和国家职员的PKK恐怖组织的头目们在德国许多城市被允许进行黑色宣传,但德国领导者们却对土耳其国家提出了无法想象的禁令。甚至无视所有的外交礼节。

他们接纳了在2016年7月15日企图以武器夺取土耳其国家与合法政权的菲图拉恐怖组织的身穿军服的恐怖分子。那些恐怖分子杀害了在北约和许多国际军事行动中与德国人一起执行任务的军官与士兵。他们甚至企图杀害所有人。德国今天变成了接纳菲图拉恐怖组织成员的国家。

如果说PKK恐怖分子杀害的数千人当中有在联合国和北约范围内与德国人并肩作战的土耳其军人和警察那么我认为情况会更加明了。

在哲学,音乐,建筑,民主,军队,和社会学方面在世界上颇有声望的德国总理默克尔执政党所奉行的肤浅和谎言政策,所迈出的背叛盟友的步伐令人惊讶。埃尔默斯·普莱斯纳,费迪南德拉萨尔,齐美尔,摩西·埃斯,马克斯·韦伯,弗洛姆,埃恩斯特·凯西尔的,罗萨·卢谢堡,弗赖德里奇·施勒,歌德,尼采,马克思,黑格尔,费尔巴哈,恩格斯等西方哲学基石仿佛没有诞生在德国领土上。

纵观今天的德国,你会说这些哲学家,贝多芬,巴赫,尔迪,亨德尔,舒赫曼和莫扎特等古典音乐大师不可能来自这片土地。
社会民主思想中心是德国人的学校。韦利·勃兰特,右翼派人士埃尔默特·科尔,社会民主党人士格哈德·施罗德是仍使全世界政治家摘下帽子致敬的受人尊重的德国政治家。

谈到军事艺术,继伊儿汗人和土耳其人后在战场上英勇奋战从德国军校毕业的有数十名重要人物。

德国贵族同土耳其,中国,英国和俄罗斯人一样拥有世界上最古老的传统。
那么,从社会学角度拥有如此根深蒂固基础的德国,为何会像最没有根基和积累的国家一样,以当今国际政策和意识行事呢?
我认为,当前德国政治中的民主应从践踏国际公约和人权的这一意识起源来分析。

埃尔默特·科尔把东西德合并时,市场经济方面没有太多经验的东德人,开始快速地进入国家和政策层面。

众所周知,共产主义教育体系由于致力于实现“无阶级社会”,所以会切断社会与历史以及社会文化之间的关系。所被要打造的共产主义者,完全切断与历史,社会以及精神价值之间的关系,完全成为以“共产主义理性与辩证法”为中心思考和生产的个体。

马斯克在幻想无产阶级社会之际,不属于任何阶层的人被称为“流氓”。基于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教育体系,企图消除人类之间的阶级关系,打造了一种没有任何根源的人类模型。马克思所称的“流氓”就是这个。

东德和西德统一之后,国家的每一个层面都安置了受过共产主义教育的人员。德国在真正意义上换了个壳。

如果你们记得,默克尔之前担任总理的是施罗德。

如果你把德国国家那时期的声誉和国家意识与现今的相对比的话,你会很明显地看到之间的差距。
德国政治落后及德国国家传统败落的原因之一是去阶级化。不仅是默克尔和他的政党, 几乎所有的德国政党都存在类似的情况。 因为东德地区“无根”模式,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在西方左翼风情文化熏陶的人正是目前具有话语权的人。

多年来,在西方左派的影响下长大的人不会对左派恐怖分子用各种炸弹和武器屠杀民众的人说“革命暴力”。 很不幸的是,努力使大屠杀合法化的人们正试图在现今的各种政治组织中领导德国国家和社会思想。 通过纪律,学说和僵化的规则把德国转变成一个去阶级化的组织。 德国社会应该尽快寻找摆脱这些去阶级化的解决办法。

 

SİNYA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