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上“一带一路”征途12

本系列节目由丝路专家法帝撰写。

踏上“一带一路”征途12

“新丝路”面临的安全挑战(1):恐怖主义

    恐怖主义已严重影响到了世界各国的稳定,民众的安康,恐怖袭击的事件每天都在这个世界上发生着。在世界不同的国家、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间以不同的手段发生的恐怖袭击让世界震惊,也提醒全世界:恐怖主义的威胁离每个人都并不遥远。

从“9•11”袭击,再到“达伊沙”(DEAŞ)的抬头,世界经历过许许多多的地区或国际恐怖事件。通过“打击恐怖组织”借口,美国进入阿富汗直到今天,国际恐怖组织的数量越来越多。这些年来发生在世界各地的恐怖袭击事件已不可计数,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一个组织被打倒了,但是另外一个组织反而逆势崛起。在美国进入阿富汗那段时间,再到今天的“叙利亚内战”,世界始终没能更加安全,恐怖主义的回潮反而更加让世界忧虑,猖狂的袭击正在向地区化、国际化转变。

美国在反恐斗争中奉行“先发制人”、双重标准、扩大化、借反恐谋霸权的政策,同世界各国发生了尖锐的矛盾。“巴黎恐怖事件”发生后,四十多个国家的领导人纷纷奔赴巴黎,手挽手公开谴责恐怖主义。但是,对于在阿富汗、巴基斯坦、巴勒斯坦、伊拉克、叙利亚等国家天天都发生恐怖事件,国际社会却一次也没看到这么多国家领导人为了反恐而会面。这是西方社会在反恐上非常明显的双重标准,也是目前国际秩序在反恐上不公平和不平等的证明。这双重标准恰恰表现出西方在国际反恐上没有诚意的态度。

“达伊沙”的协力比联合国安理会国家更厉害吗?其成员具有的武器比安理会成员国更丰富吗?简单来问,“达伊沙”比安理会成员国(美国、中国、俄罗斯、英国、法国)更强吗?如果答案是“是”的话,那只能说,人类在恐怖主义面前已无能为力。然而,如果答案是“否”的话,那笔者想要问:为了消灭恐怖主义,安理会为什么不进行协力?一边说“恐怖主义是人类的共同敌人”,“安理会是人类安全的保障”一边没有共同协力。从“反恐”角度来说,这目前存在的负面现状证明是现有代表国际安全秩序的安理会已无法满足国际局势。总统埃尔多安经常强调这一点说:“世界高于5国(安理会)”。所以,联合国必须尽快建立新的一个安理会。该新的安理会必须是平等的。所有的联合国成员国都应该有着平等的位置和说话权。

“一带一路”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中,将遇到不同的安全问题,其中最大的安全问题就是“恐怖主义”。 一共65个“一带一路”国家间20多个国家直接面临着“恐怖主义威胁”。剩下其他国家多有间接受到“恐怖主义”影响。值得注意的是,面临着恐怖主义威胁的绝大多部分的“一带一路”国家都是亚洲国家。这现实非常明显提醒亚洲国家在反恐态度上应谋求共识。影响力不断广大的国际恐怖主义威胁,尤其是西亚地区的安全形势不断恶化,在很多层面对“一带一路”战略有着直接或者间接的影响。“一带一路”的大型项目大部分是跨境性的。比如:跨境铁路、公路等项目。这些大型项目的稳定性都面临着恐怖主义威胁。因此,沿线国家都必须认真重新共商思考“新丝路”地区的恐怖主义问题。

总之,关于恐怖主义具有双重标准的西方已不会给亚洲的恐怖主义问题上带来一些好处或者帮助。所以,“一带一路”亚洲国家必须自己协力打击恐怖主义。因为具有多维度地缘政治格局的亚洲,所以地区各个国家都需要一起在“一带一路”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则基础上协力消灭亚洲的恐怖主义问题。只有协力打击西方管理的恐怖主义,“一带一路”亚洲国家才能“共享”一个真正有安全的“新丝路环境”。在此现实角度来看,中国作为提出“一带一路”共同发展战略,应该准确发挥其在安理会上的作用,来贡献接触“一带一路”面临的恐怖主义挑战。

 

作者:法帝(Fatih),丝路专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