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稿:土耳其,德国和欧洲,我们将走向何方?(二)

将土耳其转变成一个敌人或转化成另类,可能会为欧洲的政治投机分子和极端右翼种族主义者带来短期的利益。

专稿:土耳其,德国和欧洲,我们将走向何方?(二)

德国接纳了被土耳其下发逮捕令的数十名费图拉恐怖组织犯罪嫌疑人。此外,进行大篇幅政治分析的德国某些媒体甚至称埃尔多昂有使人联想到精神疾病患者特征的思维方式。

现在德国政府称,将把精力转向欧洲其他国家,也就是说德国将把精力放在使其他欧洲国家开展反土耳其行动上。这难道是理智的政策吗?难道他们认为只有土耳其会受到这一非理智态度的伤害吗?德国针对北约盟国和欧盟候选成员国的土耳其奉行的这种公开敌对态度,对土耳其就导致这一敌对态度主要因素的PKK,费图拉恐怖组织和其他团体的存在威胁国家安全的合理担忧还会视而不见多久呢?

德国或其他一个国家,若土耳其无情地反对德国及允许反德国的公民或组织继续发动攻击的话,他们会做出何种反应?

显而易见的是,即将于九月举行的德国大选对发生的这一切发挥了关键性作用。反土耳其为民粹主义赢来掌声,关注力和选票。除此之外,一些人为分散选民内部问题的关注把埃尔多昂和土耳其假象为敌人“另类”予以攻击。欧洲一些政客为回避自己的问题及逃避清算把土耳其作为一个问题来做文章。扭曲土耳其人的形象把土耳其人塑造成“野蛮人”抬高自己的形象及激化仇外情绪的上涨。面临失业,不平等,家庭暴力,极端个人主义,种族主义,性别歧视,阶级斗争及多元文化问题的欧洲以搁浅弱化处理来逃避真正的问题。

但是有个简单的现实需要我们面对:将土耳其转变成一个敌人或转化成另类,可能会为欧洲的政治投机分子和极端右翼种族主义者带来短期的利益。

不过这种情况即不能解决欧洲自己的问题,同时不能为未来制定出政治和道德路线图,只能会深化毒害土耳其与欧洲,其他伊斯兰和西方社会之间关系的不信任。

不平等,不公平,恐怖主义,异化和不信任等需要全球合作与意识来解决的全球问题发生的一个时期,这种趋势应该被拒绝。基于土耳其和欧洲之间的信任,相互利益和平等以及相互尊重的一个关系是可以建立的,且需要。土耳其人,德国人和欧洲人应该放弃伤害每个人的感情,以及非理性的态度和不负责任的政治。要实现所有这些,埃尔多昂总统必须先避免不负责任的政策。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