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失败心理的自信定位

近几周来我们针对有关西方的三种不同定位即顺从主义、拒绝主义和理智主义定位进行了分析评估。

非失败心理的自信定位

非失败心理的自信定位

全球视野33

非失败心理的自信定位

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

 

以下我们播报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有关此问题的评估。

近几周来我们针对有关西方的三种不同定位即顺从主义、拒绝主义和理智主义定位进行了分析评估。

顺从主义和拒绝主义似乎是两种独立和相反的态度,但两者间也存在密切联系。生活在西方的移民,穆斯林可以给这两种态度带来合法性。完全脱离自身价值消失在社会中的顺从主义社群,可能会成为拒绝主义社群的合法来源,反之亦然。拒绝主义者完全脱离所生活的社会可能会成为与之相反的顺从主义者。顺从主义者和拒绝主义者不具备本身固有的特性,为此可能不是完全内化的态度。两种态度都具有极端性,抱有这两种态度的人可能几乎每天都在试图使其合法化,每天重新进行自我说服。在这两种态度没有完全内化的情况下,它们两者之间也可以进行转换。也就是可能从顺从主义转换到拒绝主义,或从拒绝主义转换到顺从主义。此情形可以部分说明没有任何宗教价值、经营酒吧、饮酒和外表完全被同化的阶层里为何会出现加入恐怖组织达伊沙的恐怖分子问题。

拒绝主义和顺从主义都具有这种态度,他们对所生活的社会没有作出任何积极贡献,也没有光明的未来。

非失败心理的自信定位

除顺从主义和拒绝主义外,还有今天西方需要的态度即萨义德·哈利姆帕夏的态度-理智或自信态度。它是尽管萨义德·哈利姆帕夏对西方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所表现出的残酷态度提出强烈批评,但即便是今天仍没有得到许多思想家响应的一种理智态度。

西方社会中顺从主义和拒绝主义的根源实际上是人们所生活的社会条件。许多移民态度的基础为顺从主义和拒绝主义两种态度均具备的意识形态、文化和宗教。

当问题从穆斯林角度来看时,正如伊斯兰教一样,自称解决自先知亚当之后到最后一个人的所有人类问题的一个宗教不会反对任何事情。这是一个自我主张,一个愿景,一种可能。是建设性的。针对反对的定位是将你反对的东西放在中心位置。 伊斯兰教信条拒绝其它的信仰以“La”开始。在思索中,知识是信徒丧失的财产。 据说,科学如果在中国你也要找到。科学是什么,是知识,是技术,是方法,是实践。

在这个问题上先知穆罕默德与麦加社会的关系可以成为我们的指南。因为那时的情况是麦加社会人们的底线。先知们与这个社会建立的关系成为与充满更少邪恶的所有社会,生活及意识形态关系的指南。可以说先知们与麦加社会建立了三种关系。他们的一些做法,态度与麦加社会是一样的。穿着服饰胡须等先知们的一些做法与麦加社会是没有区别的。在这些问题上我们的先知没有改变。先知所做的一些事情纠正、改变了麦加社会的某些做法。比如说,胡须剪短。还有一些则完全拒绝了麦加社会的做法。

先知这三种态度,对于看待东方,西方,南方,北方,现代,后现代,全球化等等生活的各个领域来说极富有意义和公开性。服从态度使我们脱离了自己。完全拒绝的态度会将我们的年轻人推向激进的潮流中。因此最后的奥斯曼文明法极端重要。梅杰勒法指出,在大自然和生活中最主要的是自由,这种看法对于今天某些阶层战胜失败的心理因素来说是十分重要的看法。在改革进程中所发出的反响一般在反对与服从之间。

据此,关于改革的评论和态度不仅仅与那一时期相关。如今我们也在经历关于改革的进程结果。如今的进程也受到了正如在大多时候对改革做出的反响一样的反响。然而,面对从多方面影响生活的进程,无法对此持续保持观望态度。这些都是影响个人,组织,机构和国家的强制性进程。从这一角度来讲,不管是在过去对西方的现代主义,还是在如今对欧盟和全球化进程无法说展现出了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态度。这里有意识地谈及了替代方案。有时会无条件做出替代方案,但是在任何时候都寻求替代方案,意味着疏远自己和不思进取。

这一框架下,无论遇到谁,我们都应该接受一种顺从主义和全盘拒绝主义思潮之外的分析方法。

另一方面,不应将生活中的一些问题看作是无法克服的困难来自闭。伊斯兰教不是一个困难而是简单方便,不是不正常而是正常的宗教。

总而言之,我们应该绝不屈服于包括西方在内所遇到的现象,概念和问题以及失败的心态,而是应在所拥有的价值大纲框架下以自信的态度看待问题。实际上这是我们从霍拉仓开始到安纳托利亚,再从这里朝着西方行进的理想。我们在所拥有的价值大纲框架下,与遇到的所有文化一起毫无忧虑地一起富起来。正如越来越变大的雪球,所遇到的一切差异成为我们富有的来源,而非恐惧之源。解决方案实际上比想象中简单。正如圣者美乌拉纳所作的“一脚稳定踏地一脚走向全世界”比喻,一方面在踏上基于我们自己价值的身份之脚之际,另一方面丰富内心世界,向方便我们生活的所有差异持开放态度。

那么仅仅正确定位足以解决所有问题吗?会把我们带向所要去的目的吗?我们将拭目以待。

 

各位听众,由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

Kudret BÜLBÜL 教授撰写的全球视野节目到这里就要跟您说再见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