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视频集

福音主义:使上帝陷入末日 人类陷入灾难

近期土耳其政治和费图拉恐怖组织遗留的致命后果引发激烈的宗教国家关系争议。我们一般会认为发生的事件是我们所独有的,并为此感到遗憾。美国以牧师布伦森事件为由对土耳其作出制裁决定,再次说明情形并非如此。

福音主义:使上帝陷入末日 人类陷入灾难

福音主义:使上帝陷入末日 人类陷入灾难

全球视野 32

福音主义:使上帝陷入末日 人类陷入灾难

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

 

近期土耳其政治和费图拉恐怖组织遗留的致命后果引发激烈的宗教国家关系争议。我们一般会认为发生的事件是我们所独有的,并为此感到遗憾。美国以牧师布伦森事件为由对土耳其作出制裁决定,再次说明情形并非如此。

以下我们播报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有关此问题的评估。

 

在7月15日未遂政变后对布伦森提出指控前,土耳其公众并不了解在土耳其从事传教活动十多年的牧师布伦森的存在。牧师布伦森因支持PKK和费图拉恐怖组织被逮捕,美国以此为由作出制裁土耳其的决定,从而使我们开始思考美国宗教国家关系这一问题。如果从美国的宗教自由角度来评估,我们必须重新思考美国的宗教国家关系。因为从常规角度来讲,我们是无法理解美国无视其他国家主权的声明的。

实际上一个国家的宗教国家关系和谐并不应遭致批评。恰恰相反,从宗教自由角度而言这可能是非常积极的情形。事实上美国是由逃离宗教狂热主义的欧洲人建立的。所以美国应该是人民更多的可以享有宗教自由的国家。

除宗教国家关系和谐外,即便一个国家为宗教国家,也不应遭到批评,对多元性抱有宽容态度的一个宗教国家,对自由、人权并不构成问题。此情形甚至可以防止国家的帝国主义意识。宗教占主导地位的奥斯曼帝国时期的举措就是最具体的例子。

应该反对的不是宗教国家,基本权利和自由和谐的关系,而是一个国家将宗教作为实现其帝国主义利益的工具。宗教成为一个国家不受任何原则、价值限制实现其帝国主义利益的工具也必须遭到反对。作为宗教国家关系中最歪曲的国家,我们可以举出宗教国家或把犹太复国主义作为国家宗教的以色列这个例子。数世纪来和睦共处的穆斯林,基督徒和犹太人在以色列统治下已经陷入无法生活在一起的地步。

现在让我们再次回到美国制裁土耳其问题上。福音传教士布伦森与想方设法制裁土耳其的美国副总统彭斯同属于这一宗教团体。

在美国社会中政治,官僚主义,福音传教相当有影响力。在美国有9千万名福音传教士,以前的总统里根和布什也是福音传教士。因此布伦森事件不是与土耳其而是与美国和福音主义有关。

那么福音主义是什么?

在这个问题上首先要说的是福音主义不是东正教或天主教,是在新教长被解释为一种宗教的教派。在第19世纪开始出现分化。福音主义从字面上讲是神圣之书。神圣之书不仅仅指的是基督教徒的圣经,还有犹太人的旧约全书。根据重新定义的新教的评论来看,世界最终由基督教控制全世界然后末日来临。但是这一过程可能会持续很长。福音传教士认为,要加速这一过程。其余从基督教分离出来的最明显的因素犹太人相信承诺他们的土地是他们的权利并且为赢得这些土地基督教徒应该支持他们。

据本周做客TRT 土耳其之声广播电台切石米·吉汗节目的副教授岳兹詹君古尔所讲,福音主义要想统治全世界,应通过7个步骤加快这一进程。第一阶段,犹太人将返回巴勒斯坦领土。这一步骤已大部分完成。第二阶段,建立一个包括土耳其一部分的大以色列。美国在中东无条件支持以色列,不顾全世界的反对,在联合国几乎处于孤立地位,将耶路撒冷作为以色列首都的原因,一些人认为,是福音主义对美国政治的影响。而实际上,这些步骤不可能建立在合理的基础之上。

第三阶段,圣经的信息传播到全世界。教父布伦森要花费10多年的时间。他在土耳其也处于这个目的。但是不仅在土耳其,在包括穆斯林国家在内的许多国家福音传教士在展开密集工作,特别是在非洲数百万人变成基督教徒。

第四阶段是持续7年的一个灾难时期。

第五阶段,耶稣将第二次来世。

第六阶段,福音派传教士们的主导发起大决战,世界上的善者和恶人进入一次致命的世界战争,善者终将获胜。但是,由于在这一场战争之后福音派人占据统治地位,所以为使这一场战争早日发生而需要以色列的膨胀扩大。

第七阶段则全世界由基督教人统治,随即会发生世界末日。

正如我们所见,直至第六阶段,福音主义与犹太复国主义的终极目标相吻合。所以福音派人还被称为“犹太复国主义基督教徒”。

19世纪,实际上犹太教也像伊斯兰教和基督教一样是一种传统的神圣宗教之一。西奥多·赫兹尔为首的犹太复国主义犹太人先改变了犹太教。

如今有大批犹太人强烈反对犹太复国主义犹太教。

据知,近年来在土耳其和一些伊斯兰教国家致力于创造一个与犹太复国主义相协调的一种伊斯兰教。“宗教间对话”等概念,不具任何传统,以伊斯兰名义进行的异端解释和实践就是这些意图的迹象。这些阶层也像福音派人,声称以色列是为犹太人被承诺遗留的领土。

假设基督教与犹太复国主义相融合的信仰是从基督教内部自发演化而来,从宗教间分歧和历史冲突而并不太可能。显然这一演变是一种犹太复国主义意图。还有许多基督教徒也反对犹太复国主义基督教。众所周知,天主教皇反对耶路撒冷被宣布为以色列首都,同样东正教人不像福音派人思考,甚至在以色列的压迫面前支持穆斯林。

迫使上帝发起世界末日超出人类的能力范畴。但是,人类被拖向灾难不言而喻。应该反对通过改变宗教基因来将整个人类拖向灾难的犹太复国主义相关的一切企图。这只能通过基因未发生变化的犹太教徒,基督教徒和穆斯林以及全球一切寻求和平的人类合理合作才能实现。

各位听众,由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

Kudret BÜLBÜL 教授撰写的全球视野节目到这里就要跟您说再见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