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5 :杀人机器人的血腥未遂政变

2016年7月15日渗透至国家机关内部的费图拉恐怖组织同电影中一样,平时同婴儿般的面孔,在感染病毒或接到命令后却变为猛兽般的邪教成员发动了血腥军事政变。

7•15 :杀人机器人的血腥未遂政变

7•15 :杀人机器人的血腥未遂政变

 全球视野 28

7·15 :杀人机器人的血腥未遂政变

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

 

我们只有在电影中才可以看到利用失去控制的机器人、通过特殊病毒控制的人或被赋予特别使命的邪教为挽救对人类的威胁和拯救世界进行英勇斗争。

然而,2016年7月15日土耳其发生了与此完全相同的事件。渗透至国家机关内部的费图拉恐怖组织同电影中一样,平时同婴儿般的面孔,在感染病毒或接到命令后却变为猛兽般的邪教成员发动了血腥军事政变。

 

以下我们播报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有关此问题的评估。

 

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渗透至以土耳其武装部队为首国家最重要机关的费图拉恐怖组织成员,根据从生活在美国的邪教领袖费图拉·葛兰接到的指令,于2016年7月15日发动军事政变。在内部成员的帮助下,他们夺取了某些国家机关的控制权,占领了包括土耳其广电总台 TRT和CNN土耳其台在内的某些电台和电视台。他们对甚至在战争期间都没有遭到轰炸的议会实施了轰炸。为抓获当选总统他们发动了军事行动。被机器化的恐怖组织成员对反抗政变涌上街头的全国数百万人民开枪,动用战机对平民和民间组织实施炸弹袭击。人民走向坦克甚至躺倒在坦克下面。结果导致数小时内便有数百人牺牲,数千人受伤…...

 

给全世界上了一堂民主课

在总统埃尔多安的号召下土耳其人民为拯救民主和未来所表现出的英勇精神甚至在电影中都十分罕见。整个土耳其的数百万人民涌向街头。人民包围了国家机关和军事机构。费图拉恐怖组织军人向平民百姓开枪但是这些勇敢的人民没有退缩。那个夜晚我也在街上。我认识的人,朋友,不顾这些残暴分子的威胁而涌向街头。

土耳其以前也发生过政变。但是这是首次直接攻击自己的人民,发起的一场血腥的政变。数百万人为抵制政变在街上留守数周。捍卫国家,未来,荣誉,民主。尽管数百万人在街上留守数星期,但却没发生任何一起抢劫,偷窃事件。在土耳其普通百姓以实际行动向全世界展示了如何以最民主,最和平的方式阻止最残暴的政变行动。

 

20世纪90年代,在天安门广场上一位英勇的中国青年站在中国坦克前。 面对这一疯狂的做法中国士兵撤退了。 这场英勇的运动已赢得全世界媒体的赞赏。在土耳其因极端宗教信仰及失去人性,葛兰恐怖组织成员开着坦克朝民众碾压。不是一个人,全国民的英勇抵抗行为在世界媒体中都是几乎从未见过的。 虽然没有获得国际社会充分的赞赏,但是这一史诗,这一荣誉,这种抵抗精神,是永远不会被遗忘的。

葛兰恐怖组织是什么?

很不幸的是,国际社会仍然对葛兰恐怖组织不太了解。葛兰恐怖组织成员是一个把领导人视为救世主旨在极端宗教信仰框架内创建一个世界的组织。领导人被视为是被选出的救世主。追随者也把自己视为是被精选出来的人。 在这一框架内,他们认为他们具有拯救整个世界的能力。 为此,他们在所有国家、城市和地区都有伊玛目。 他们的领导人葛兰被认为是拯救整个世界的“宇宙伊玛目”。由此葛兰恐怖主义组织是一个全球运动。
葛兰恐怖组织为说服成员相信对组织成员进行漫长及艰难的教育。 在这一过程中,成员完全与社会隔离。

通过特殊的仪式在特别的场合里构造出只有自己坚信和认知的一种信仰和世界。在这一进程中,成员们慢慢地疏远家人、所处的社会价值以及对作为一个和平与安宁之教的伊斯兰教数百年来的总体解读。20世纪70年代开始的运动,由于是一个没有历史,没有传统和没有文明观点的无根运动,所以成员们在一段时间后只相信自己所知和所信的异类信仰。孩子们在葛兰恐怖团伙的学校中上学的家庭们,如果稍微注意就会发现他们慢慢地远离自己。

以这种方式被重新定型之后,葛兰恐怖组织的成员们演变成一个个认为拥有特别,秘密和神圣职责的人。他们有着非常“神圣”的目的。为达到此目的而受到的最为主要的命令是不要泄漏自己,无论如何都要隐藏。为掩盖自己和达到目的,对于他们来说一切均为合法。因为有一个能将所有一切合法化的只有自己知晓和相信的“神圣目的”。所以可能会以各种信仰,着装,行为举止和思想的方式出现。与美乌拉纳的“表里一致”思想相反,绝不会保留自己的内心思想。由于内心意图不同,所以基本上不会展现出真实的自己。

各位听众,由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

Kudret BÜLBÜL 教授撰写的全球视野节目到这里就要跟您说再见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