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落的文明遗迹里的旅行家:福阿特·塞兹金

把一生献给伊斯兰现代科学的科学家福阿特·塞兹金博士/教授本周逝世,享年94岁。

失落的文明遗迹里的旅行家:福阿特·塞兹金

失落的文明遗迹里的旅行家:福阿特·塞兹金

全球视野 27

失落的文明遗迹里的旅行家:福阿特·塞兹金

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

 

把一生献给伊斯兰现代科学的科学家福阿特·塞兹金博士/教授本周逝世,享年94岁。他在人生的94年里取得的成功和留下的遗产如此之多,甚至超过许多人一生的总和。福阿特的一生就像一个永不停息的时钟,只有在他离开人世之际才停下来。

这位伟大的科学家与众不同的是什么呢?

以下我们播报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有关此问题的评估。

从比特利斯开始人生之旅......

福阿特1924年在比特利斯降生到人世。他从地区担任教长职务的父亲那里开始学习基本宗教知识和阿拉伯语。 1943年在伊斯坦布尔大学文学院和东方学院继续接受高等教育。在这里他认识了德国东方主义者里特(Helmutt Ritter)。

有时邪恶可以产生好的结果......

福阿特老师继续学术研究之际,他在1960年军事政变后与许多其他科学家一起被大学开除教授职务。他唯一的过错是他的兄弟担任民主党省总部主席。 36岁的福阿特教授还是一位年轻的专家学者时便失去了工作,走投无路。不过同过去一样,即便所有国家对诚实、勤奋、富有成就的人关闭大门,世界上也一定有一个地方会向他们敞开新的大门。福阿特老师多年后向开除其大学职务的军官表示感谢。他说,我不喜欢你们的做法和政治。但我要向你们表示感谢,因为如果你们不开除我,我就不会在德国开展科学研究。

当所有大门向福阿特教授关闭时,美国和德国向他发出邀请。出于可以更方便来往土耳其的考虑,他选择了德国。他在这里的工作,使其成为科学史尤其是伊斯兰科学史上或许是全世界最受尊敬的科学家。

穆斯林在历史上不存在吗?

在看到福阿特老师的生活时,就像是在科学领域征服全世界的一个潮流。他从那个图书馆跑向这个图书馆。他没有把时间花费在其它事情上数十年来仅仅从事科学研究。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很多次午餐都是面包加奶酪或果酱。

福阿特老师以超人的努力辛勤工作的动力是什么?是他对科学的尊重,今天一些人仍然认为,穆斯林对现代科学没有贡献,今天的科学与技术依赖于古希腊及之后的欧洲的发展。这种扭曲的信仰用其自己的话来说还是在上小学的头几周就遇到了:在上小学的第二周或第三周我们的老师就向我们讲述地球是圆形的。我一个无知的孩子,怎么能知道30年之后穆斯林在第9世纪通过几种方法衡量出赤道的长度为4万公里。

福阿特老师将其毕生奉献给科学工作,从而体现出穆斯林学者对大自然科学和许多技术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穆斯林学者除了特有的贡献之外,还将古希腊的科学与哲学传承到现代。

尽管如此,生活没有流逝在历史长河中。 从福阿特老师对现今伊斯兰科学领域进行的研究来看,发现很多西方国家远远领先于伊斯兰国家,这是非常令心痛的局面。(http://fazlioglu.blogspot.com/2018/06/prof-dr-ihsan-fazlioglu-prof-dr-fuat-sezgin-ilebilim-tarihi-uzerine-soylesi-pdf.htm)

个性,方法和贡献
福阿特塞兹金观点和工作纪律深受勒特尔的影响。在第一次见面时,他甚至没有听说过勒特尔在内的一些伟大伊斯兰学者。 当开始与他一起工作时,勒特尔会问他:你一天工作多少个小时?。福阿特老师回答道:“我一天工作13-14个小时”。勒特尔又说道:“以你这样的工作是不能成为学者的”。 随后老师直到他年老为止都没有把日常工作时间减少到17-18小时以下。 因此,关于老师个性方面首先要说的是他的不懈努力。

福阿特老师令人关注的一个因素是,数世纪频繁出现的矛盾观点,科学,伊斯兰文明,西方及其他国家的对比。福阿特老师是这个时代比其他穆斯林学者更具自信心的人。 出于这个原因,无论何种语言,宗教或种族,他在与人一道工作时阐述和编译科研问题表现得非常自信。

毫无疑问福阿特老师为穆斯林学者提供的科技贡献极为宝贵。 由此,福阿特老师不仅是一位科学家,同时也是为学术研究成立的基金会和研究所(法兰克福伊斯兰科学史研究所)的奠基人。他把所有心血都花在这条道路上。

这还不够,为能使穆斯林为科技做出的贡献更好地展现出来,在法兰克福和伊斯坦布尔建立伊斯兰科技历史博物馆。

两个德国

福阿特老师的生活中德国占据很大的地位。首先随着1960年的政变各国国门被关闭时,很大程度上归功于为自己提供机会的德国科学史。福阿特实际上频频提及了这一感激。德国在那些年采取非常自信的行动,没有任何多想支持这一工作。所以当时的德国应被赞赏。但是如今德国的所处处境,与以前的态度有着太大的距离。决定将完全由自己成立的图书馆搬迁至土耳其,然而受到“企图非法夺占”的指责。生命的最后阶段图书馆大门被大门锁定,禁止对该图书馆的进出。即便如此,福阿特老师为避免该问题的政治化而付出了努力,此外没有成为公众舆论。仅仅看这一事件,德国在过去和今天对待福阿特的态度,足以显示出德国如今的消极变化,日趋闭关锁国。

直至近期,土耳其和伊斯兰世界对福阿特老师没有足够的认识。由于这个世界数百年以来并未足以意识到所失去,所以未能意识到福阿特所发现的。福阿特老师以所做和所写的为全世界科学家们点燃了巨大的火炬后离开了人世。愿他的灵魂安息!

各位听众,由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

Kudret BÜLBÜL 教授撰写的全球视野节目到这里就要跟您说再见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