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选举进程为何不再极端化?

作为土耳其历史上的首个总统大选引人注意的是我们看到了一个有史以来从未见过的温和选举进程,而没有了过去陈旧、尖锐、极端化的竞选宣传。

土耳其选举进程为何不再极端化?

土耳其选举进程为何不再极端化?

全球视野 24

选举进程为何不再极端化?

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

 

土耳其不久后将举行总统和议会大选。候选人和政党正全力以赴进行竞选宣传。作为土耳其历史上的首个总统大选引人注意的是我们看到了一个有史以来从未见过的温和选举进程,而没有了过去陈旧、尖锐、极端化的竞选宣传。

导致这一情形出现的原因可能是什么呢?

 

以下我们播报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有关此问题的评估。

 

为获得50+ 1的选票必须奉行和解政治

纵观过去的选举,在土耳其政坛以20%的得票率便可能上台执政。然而正义发展党却选择难度更大的50%+ 1的总统选举制度。各政党仅靠自身基层支持者的政策已远远不够,候选人必须发展从广泛社会阶层获得选票的政策。为此,他们必须接触新选民群体并说服他们。为获得50%+1的选票,所有政党必须放弃过去老套的本党选民政策,远离这一安全港湾,驶向新的港湾。在此框架内,所有政党必须面向广泛的群体,奉行更加和解的政策,避免发表极端言论。

考虑到管理土耳其的地区困境,候选人和党派根据选举体制必须奉行更加和解的政治,这是一项积极的进展。

举行第2轮选举的可能性

民调结果显示总统选举将在第一轮结束,但反对党和反对派候选人将竭尽全力使总统大选举行第二轮选举。从理论上来讲,进行第二轮选举的可能性迫使候选人和竞选党派必须更加小心的使用语言。特别是反对党只凭本党派选民获得50%+ 1的选票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些党派和候选人必须避免发表令其他党派选民不愉快的言论,避免采取令他们不满的举措,而应奉行更加全面的政策。未来阶段如果没有哪位候选人或政党获得优势在第一轮大选中当选的话,第二轮选举的可能性产生的温和效应将更为明显。此情形将使各党派在第二轮竞选期间可能会组建各种联盟,会需要其他党派的选票。因此竞选党派和候选人不可以发表强硬的言论。

选民可直接成为总统候选人
在以前的总统选举中,只有政党议会团体或在规定比率范围内议员可被提名为总统。 事实上,这并没有完全反映出选民的愿望。从民主和自由层面来看,这是有缺陷的。 新体制则会消除这一缺陷。拥有十万张选票的任何人今后都可以成为总统候选人。 这一权利特别是把小党和边缘群体也纳入这一体系,从这一层面来看这是一项积极的进展。 如果不授予这一权利的话,这些政党/团体处境可能会更加艰难。 有了这个权利,这些群体也有权利可能成为总统候选人。 如果他们不能收集到十万张选票的话,就不再会怪罪于这一体系。

选举前建立联盟
在土耳其以往的选举中政党联盟是不合法的。在本次选举中却为政党联盟打开了大门,各政党以共和联盟或国民联盟方式参与选举。政党通过联盟的方式参加选举来缓和政治紧张局势。 此前联盟是在联合选举后进行的。 选举前出现混乱的竞选进程。如今联盟在选举前进行,上述因素在选举过程中具有影响力,所以政治言论自然变得更加柔和。 在选举前进行联盟也让选民有机会对这些联盟表态,是同意还是不同意。

另一方面,通过联盟的方式参加选举为不受10%门槛限制,小党也能有机会进入议会。 议会政治代表人数的增加也减少了选举过程中出现的政治紧张局势。


歧视性政治往后再有任何作为

在选举进程中,特别是左派政党提上议事日程,落伍者-进步者,世俗-反世俗,现代性,阿塔图尔克主义等争议几乎将不会再出现。 说这些争议在这些党派突然失去了意义是不合理的。 这种言语的变化最重要的原因是改变的选举制度。

仅限于自己的基层选民,以具有排斥性的身份政策无法获得50%+1,迫使政党们重新审视自己数十年以来奉行的政策。上台执政需要广泛社会阶层的支持,而不是排斥性身份政策,这使得政党们必需改变。政党们需要与不同的社会阶层建立联系,这从土耳其角度来讲是一个积极的趋势。

恐怖组织的延伸被排斥

选举进程中令人关注的另一因素是,即便在表面上无任何政党愿意同与恐怖组织没有保持足够距离的人民民主党结盟。从民主在自己的规则框架下运行角度来讲,这种社会压力是一个积极的进展。政治党派们一方面作为民间和民主组织参加选举之际,选举后也无法向恐怖组织盘踞的山和恐怖主义致以问候,不受落选的恐怖成员的命令。

攀升的民粹主义

选举进程中获得广泛社会阶层的支持的必要性,使得民粹主义也随之高升。尤其是反对党们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如何制造和生产,而是把精力放在如何拆散。这种情况的部分原因是,国家已不再是2000美元而是1万美元收入的一个国家,不再需要8美分。与此同时,没有报酬的各种民粹主义开支,只能通过税收等以别人付出的代价得以实现。增加的税收会收缩市场和平民的领域,从而会减少生产。无偿承诺的结果是无生产,即等于“无”。

新政策:不追随逆流,追随可行性。

土耳其在地区面临严峻的威胁之际,内政上不搞分离而团结起来,不极化而统一起来,不以身份政策主导少数群体而着眼于大社会阶层的政策,从一个国家的存亡角度来讲极为关键。总统制现在已经确保这一点,候选人和政党们为能够获得更广泛选民的支持而追随可行性,而不是追随边缘化的群体。

政治实际上就是一个“可行者的艺术”

各位听众,由安卡拉耶尔德勒姆白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库德莱特·比尔比尔(Kudret BÜLBÜL 教授撰写的全球视野节目到这里就要跟您说再见了。感谢您的收听,我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