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稿:仍是一个斋月 一个为解决危机而奋斗的土耳其

在世界被推向一个无法治理的一个进程,以及因恐怖,内战和战争而被拖到一个不稳定的时期之际,在仁慈与吉祥的斋月,我们再次听到了来自加沙的流血牺牲的消息。

专稿:仍是一个斋月 一个为解决危机而奋斗的土耳其

 

 

 

在世界被推向一个无法治理的一个进程,以及因恐怖,内战和战争而被拖到一个不稳定的时期之际,在仁慈与吉祥的斋月,我们再次听到了来自加沙的流血牺牲的消息。

在以色列成立同时大约75万巴勒斯坦人以十分残酷的方式背井离乡沦为难民的周年日里,靠压迫而破坏和平的人又开始四处活动东山再起了。

耶路撒冷的地位

数世纪来,易卜拉欣的宗教的全部都将圣城耶路撒冷赋予特殊的地位恐怕不是白白给的。

世界全体国家都将耶路撒冷不接受为任何一个国家的首都,以及任何一个国家的大使馆都不能设在耶路撒冷问题,是存在一个事实。

其实,联合国1947年出台的第181号决议要求耶路撒冷在联合国管辖中为一个国际政权。

伴随1948年的成立,以色列先将西耶路撒冷后则在1967年的6日战争而将东耶路撒冷占领。

联合国安理会为在中东实现一个公正和可持续的和平提出了必要的原则即第242号决议。决议呼吁以色列退出在1967年的6日战争中占领的领土。但尽管如此,自那时起到今天,以色列把耶路撒冷作为了其议会和部委所处的实际首都。

1980年,以色列出台的耶路撒冷法而宣布耶路撒冷是一个不可分割的首都。这一决定遭联合国安理会第478号决议的谴责,同时要求在耶路撒冷设立大使馆的国家将其搬迁到特拉维夫。

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美国没有参加表决,但也没有否决。自那日起至今,在耶路撒冷有大使馆的玻利维亚,多米尼加共和国,厄瓜多尔,危地马拉,海地,荷兰,哥伦比亚,巴拿马,智利,乌拉圭和委内瑞拉都将大使馆开始搬迁特拉维夫。

2006年,在萨尔瓦多和哥斯达黎加驻耶路撒冷的使馆迁往特拉维夫后,耶路撒冷就没有任何大使馆了。

美国想干什么?              

1995年,美国国会以违背联合国安理会第478号决议的精神宣布耶路撒冷是以色列的首都,以及出台了将在以色列的大使馆从特拉维夫搬迁耶路撒冷的法律(1995)。

法律要求,在耶路撒冷将建立的大使馆除有必要在1999年5月之前建立完毕之际,也要求搬迁事宜有必要引起历届总统敏感行事,同时在可能导致中东最坏结局的情况下予以推迟。

2017年12月6日,在奥斯曼领土上承诺为犹太人建立国家家园的贝尔弗尔宣言过去整整100年之后,美国第45任总统特朗普

声明将在特拉维夫的大使馆搬迁耶路撒冷。这一声明,对中东和平进程,以及地区需要的稳定环境带来损失方面,是一个历史性且十分如此不幸的声明。

这一搬迁,不是一个简单的地方更换,而是对国际合法的颠覆努力的一部分。

美国深知地区紧张将加大以及成为冲突的原因,但面对国际社会在和解中说“不”而说“是”,以及在世界面前公开践踏国际法,将在以色列的大使馆搬迁耶路撒冷。

对于巴勒斯坦人来说,隔离墙是什么,封锁是什么,这一决定也具有同样的性质。尽管国际舆论作出强烈反响,仍没有作出退步的美国的此举自然引起了巴勒斯坦人的极大愤慨,同时令他们感到非常难过。结果手无寸铁、以被动方式进行抵抗、发出正义呼吁的数千名巴勒斯坦平民举行了抗议示威,以色列则再次对平民实施过分动武和血腥暴力。在国际社会和媒体面前巴勒斯坦人被警方打死,数千人被打伤。遭以色列屠杀、以欺骗的形式被赶出家园、在自己领土上沦为难民甚至成为无国者的巴勒斯坦人民在“大灾难”过去70年后再次在所有世人面前遭遇大灾难。

为中东大火送去救援之水的土耳其

总统埃尔多安以伊斯兰合作组织轮值主席身份应邀出席了2018年5月18日召开的耶路撒冷峰会,峰会上埃尔多安就这一不合理和非法行径“叫停”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此次峰会在全世界得到积极响应,并取得了许多地区和国际机构未能取得的成功。土耳其的敏感和人道主义倡导,再次表明耶路撒冷的地位是无法通过非理智和非法行径来改变的这一事实。

同过去一样,土耳其再次重申这一举措最大的受害者将是以色列。它对从联合国成立起至今一直无法解决的巴勒斯坦问题不但没有益处,反而会使问题陷入无法解决的境地,地区将再次被变为火海。土耳其是为使地区实现永久性和平、防止冲突和危机付出最大努力、作出最大牺牲的国家。不幸的是,这些努力并没有得到对方所应有的赞赏,和平希望的曙光继续被迫灭。

土耳其为减轻受压迫者的痛苦而向加沙派遣了蓝色马尔马拉号援助货船,然而手无寸铁的无辜平民志愿者被打死。在这一痛苦仍记忆犹新之际,仅仅为了缓解对巴勒斯坦人的巨大施压,土耳其向以色列提出了赔偿和道歉化解危机的机会。然而本次以色列又对援助行动以诽谤和抹黑的形式予以阻挠。土耳其为战争受害者提供热饭,以色列却诽谤说,食品援助不是给贫困者而是给恐怖分子的。努力帮助巴勒斯坦建立和平安宁的生活环境、为4千名青年成家提供帮助的土耳其合作与协调社被指控援助恐怖分子。

如果从一个健康的思想角度出发,我们可以看到土耳其的援助是如何缓解紧张,如何减少危机的不良影响的。尽管如此为使地区重新实现和平与安宁,土耳其继续为此付出努力。拉马丹斋月期间土耳其把为受伤巴勒斯坦人的医疗服务送到家中,为加沙提供药品和医疗器械援助。斋月期间每天为1百户家庭共计约20万人提供热饭,为1万2千户贫困家庭提供食品援助。紧急人道援助的目的是改善加沙每况愈下的恶劣人道状况。 土耳其希望通过长期人道发展援助为巴勒斯坦人民实现繁荣作出贡献。

土耳其支持基于正义及和平的两国解决方案所付出的努力,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对以色列在该地区的存在寻求合法化作出的回应,同时也是对巴勒斯坦人的支持。 应该看到以色列不是试图用隔离墙,非司法处决,武器和炸弹消灭巴勒斯坦人;而是通过正义和仁慈治理国家确保合法性。


为解决危机而付出努力的土耳其

捍卫正义和同情心价值观的历史使命并把其视为是国家传统的土耳其不分宗教,语言和种族从始至终一直站在受压迫的无辜者身边。历史上可以找到许多这样的例子。 1492年近20万犹太人因在西班牙遭受的压迫和迫害逃往奥斯曼帝国避难,他们在这片土地上寻找到了和平与安全。犹太人在奥斯曼帝国成为社会和国家的栋梁。类似的例子也可以在共和国史上看到。土耳其在二战期间竭尽全力保护犹太人免遭纳粹的迫害。届时的马赛领事肯特冒着生命危险为解救生活在纳粹所占领的法国,且将被送往德国集中营工作的许多犹太人,向他们发放土耳其护照,并从压迫中救出了他们。同一时期,土耳其驻罗得岛总领事且被称为土耳其辛德勒的塞拉哈廷·余克蒙,不顾土耳其与德国之间可能会出现危机,没有把纳粹试图从罗得岛带到集中营的土耳其犹太人交给德国将领。当我们分析史上这些例子时,就能更好地理解土耳其目前所付出的努力。

应该理解土耳其在被视为是本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地区实现和平与稳定所付出的努力,并且应该更好地评估这一历史性的机会。 如今被视为是一个冲突和不稳定中心的地区是一个拥有长达400年司法管治及确保不同宗教和种族成员生活在和平及安宁环境的奥斯曼帝国遗产的国家,毫无疑问土耳其在解决现今该地区出现的冲突和不稳定问题方面将发挥重大的作用。

土耳其的宗旨是从不没有在其他国家建立主权,剥削他们及出于自己私利行事,相反的 ,对国界之外的人提供更加公正和宜居的地方。因此,土耳其的目标不是8千万,而是75亿全球人。对这一问题的诚意最近表现在缅甸和孟加拉国。在若开邦遭屠杀,且成千上万的无辜者被迫逃往孟加拉国避难,距离数千公里之外的土耳其却向他们敞开了怀抱。 我们总统自危机爆发的第一刻起一直展开密集外交穿梭活动,努力让世人关注这一人道主义危机,并派他家人赶往该地区,为缓解危机带来的影响向该国提供援助。

土耳其合作协调社对在孟加拉避难的数十万名难民每天都在提供热食援助。谁能说土耳其从5500公里远处提供援助是出于自己的利益?土耳其的努力,只不过是对已确定秩序为了自己的利益使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难以管理的企图叫停而已。

土耳其-以色列关系

土耳其将其与以色列的外交关系视为对地区和平与稳定作出贡献的努力之重要一个部分。考虑到以色列与地区国家的战争与紧张,关系的健康发展可避免以色列在地区遭到孤立。

每当巴勒斯坦发生危机,土耳其和以色列关系随之紧张起来。土耳其的敏感和人道立场,时常令以色列政府感到不快,这种情况也在影响着两国之间的外交关系。加沙发生危机后两国大使临时相互离开对方国家,令人产生外交关系级别是否将降低的疑问。两国大使相互离开对方国家一段时间是一个争取的步伐,但是长期切断外交关系,间接意味着所发生事件的受害者巴勒斯坦人也遭受一个制裁。蓝色马尔马拉事件后持续6年的紧张,通过互派大使协议得到缓和;无论如何,重新开始的外交关系方便了土耳其为巴勒斯坦问题作出贡献,将援助物资送到需求者手中。因为耶路撒冷被侵占,加沙处于封锁,约旦河西岸则处于被包围的状态,连接巴勒斯坦的通道即便是非法但也在以色列的控制之中。

这一点上需要远离感情用事,采取理智行动避免会使问题加深的举措。我们的机构在这一方面也应采取协调行动,与我们的外交使节和土耳其合作协调社磋商制定活动计划。

尽管迄今为止没有先例,以色列政府必须倾听国际社会的呼声,结束对巴勒斯坦人的压迫。历史上流亡最多的一个民族的代表,不应该让他人遭受自己在历史上经历的痛苦。另一方面,需要清楚的是,一个加深危机,骚人人民和迫使地区陷入动荡的国家无法承认“斡旋者”角色。100年以来渴望和平的耶路撒冷,应如在过去一样实现不同宗教和平共处的圣地。

毫无疑问,人们能够自由安全地行动,贸易振兴的每一个地带都将实现和平。土耳其合作协调社的使命,也是加强其所前往的地区之经济发展基础设施,保护和平与安宁的气氛,重建已遭受破坏的地区之秩序,除此之外,别无所求。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