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和欧亚焦点 46:伊斯梅尔·伽斯皮拉里

我们将在本周的土耳其和欧亚焦点节目中分析伊斯梅尔·伽斯皮拉里及他的作品对我们的影响。

土耳其和欧亚焦点 46:伊斯梅尔·伽斯皮拉里

土耳其和欧亚焦点46伊斯梅尔·伽斯皮拉里

 

伊斯梅尔·伽斯皮拉里(1851-1914)是突厥世界唤醒民族意识最重要人物之一。伊斯梅尔·伽斯皮拉里是突厥世界统一思想的核心及首要理论家。 我们将在本周的土耳其和欧亚焦点节目中分析伊斯梅尔·伽斯皮拉里及他的作品对我们的影响。
以下是阿塔图尔克大学国际关系系研究员伊佩克对此问题进行的评估。

 

       谈及突厥世界统一想法时,人们脑海里首先会想到的是伊斯梅尔·伽斯皮拉里。伊斯梅尔·伽斯皮拉里出生在克里米亚巴克萨雷附近的阿维吉村。在俄罗斯学校受过的教育激发了他的民族情绪。 俄国沙皇时期反突厥人态度唤醒了伊斯梅尔·伽斯皮拉里的民族意识。 1868年他开始在巴赫谢宫教俄语。 1872年他离开克里米亚前往巴黎进修。 在巴黎进修两年的伊斯梅尔·伽斯皮拉里有幸近距离地认识西方文明。

 

作为克里米亚鞑靼人的伊斯梅尔·伽斯皮拉里有关突厥人缺乏统一看法的问题曾说过: “如果我们这样继续下去的话,俄罗斯突厥人的未来将会是黑暗的”。据据伊斯梅尔·伽斯皮拉里所说的,(在俄罗斯以不同名称予以称呼的,却来自同一血统的)突厥社会存在的分歧如果仍继续下去的,将会面临在斯拉夫大海里迷失的危险。为消除突厥社会之间的分歧他们必须要共同采取行动。伊斯梅尔·伽斯皮拉里坚信在俄罗斯沙皇内部担忧他们前景的突厥人通过统一语言将可以继续生存下去。为实现这个理想他设计了一份报刊。面向整个突厥世界发行的这份报刊只用突厥语出版。以“语言,思想,团结”为座右铭而发行的这份报刊名为“翻译报”。伊斯梅尔·伽斯皮拉里通过1883年发行的翻译报为以俄罗斯突厥人为首的整个突厥世界民族和知识分子的觉醒开辟了一个新的时代。伊斯梅尔·伽斯皮拉里发行的翻译报受到了在以伊斯坦布尔为首的突厥世界各地受过良好教育的知识分子关注。特别是在阿塞拜疆和克里米亚引起了极大的兴趣。俄罗斯突厥人通过他的这一举措开始发起了知识,文化和政治运动。依照伊斯梅尔·伽斯皮拉里倡导的改革计划,应该推行教育改革,应该在突厥世界之间建立一个共同的文学语言及重视女性教育,认为女性教育应该与男性教育一样重要。

      意识到俄罗斯人对突厥人实施的俄罗斯同化政策会令突厥人灭亡的伽斯皮拉里为把俄罗斯突厥人团结在一起展开了改革主义工作。 伊斯梅尔·伽斯皮拉里在他的改革路线上采取的最重大举措是1884年开办了首家采用新教学方法的学校。伽斯皮拉里在克里米亚和在巴赫切新宫创建的学校采用简单教学方法使得这类学校变得越来越普及化。在很短时间内蔓延到俄罗斯的其他突厥伊斯兰地区。 伽斯皮拉里在教育和文化领域展开的工作旨在努力唤醒俄罗斯突厥人和所有突厥人的民族意识。

      伽斯皮拉里关于突厥世界统一想法方面展开的最重要活动之一是致力于建立一个共同的突厥语言。 他主张创建伊斯坦布尔突厥语(位于奥斯曼语和鞑靼方言之间基于克里米亚方言的一种简化语言)把其打造成适用于所有突厥人的一种共同文学语言。 他认为应该对取自突厥语,波斯语和阿拉伯语的词语进行筛选,应该采用一种令人们更容易理解的语言。伽斯皮拉里通过翻译报使得这种语言普及化,这对克里米亚,伊德尔 - 乌拉尔,高加索和突厥斯坦的知识分子影响较大。通过这种语言出版了大量的文献。 然而,在前苏联时期加斯皮拉里发起的共同突厥语言运动受到了阻碍。 与此同时鼓励发展当地语言。

      通过翻译报采用共同的一个突厥语把突厥世界连接在一起是加斯皮拉里的初衷。 出于这个目的,在报刊上选择了作为共同语言的伊斯坦布尔方言。据加斯皮拉斯说,应该简化伊斯坦布尔发言,使得整个突厥世界人民更好地掌握。

      如今在土耳其总统埃尔多昂,纳扎尔巴耶夫和阿利耶夫等领导人的努力下在各个国际组织中寻觅到了伊斯梅尔·加斯皮拉利的思想。 诸如突厥议会,突厥文化国际组织,突厥学院等各种国际组织正朝这个方向进行各种研究。 我要强调的是,这项工作的目的并不是泛突厥主义或泛太平洋主义。 因为这些组织不鼓励对任何国家或民族敌意和仇恨,而只是致力于在各个领域进行合作。 因此,任何人都无须对这些组织产生质疑。此外, 我还想强调一下,突厥世界实现加斯皮拉里的“语言,理想,团结”思想将对世界和平作出重大的贡献。

 

以上是阿塔图尔克大学国际关系系研究员伊佩克对此问题进行的评估。本周土耳其和欧亚焦点节目就播送到此,谢谢收听,下周同一时间再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