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视野41:普世教育原则

安卡拉伊尔德勒姆·拜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布尔布尔教授就普世教育的相关评析。

全球视野41:普世教育原则

全球视野41

我们在几周之前的文章中谈及了作为一个全球化的现象,不管是良好的教育还是不良的教育都具有传染性,其它国家的教育也深刻影响我们的生活,所以为了人类大家庭需要教育普世原则。从教育层面浅析世界概况之后,作为两个首要原则,我们专注于普及正义意识,培养旨在以乐观主义心态对待一切的个体为目标的教育哲学。

以下是安卡拉伊尔德勒姆·拜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布尔布尔教授的相关评析。

3)培养具有普世道德规范的个人

这是对使得社会生活成为可能的人类原则性行事,遵循一般道德准则的接受。使得社会生活成为可能的个体,具备这些原则。这是我们对他人不进行偷窃,不攻击,不虐待和撒谎的假设。设想一下我们在没有所有这一切的情况下早晨走出家门。首先我们能够走出家门吗?如果不确信出门后遇到的首个人不会攻击,那么我们如何前进呢?如果每时每刻怀疑周边的人会劫掠我们身上的财物?如果所有人都粗暴对待?如果人类不愿意以劳动付出来换取报酬,而是寻求不劳而获?

这种例子可以列举很多。在这样一个野蛮的气氛中可能有社会生活吗?

在社会文化框架内培养具有一般道德规范的个人教育应是首要目地之一。制定一般规则并不太难。在不同文化中这些原则或多或少得到普遍接受。

4)教导“使两天不平等,工作”的一种教育

下面的原则更多的是教育内容和方法。上面谈到的头三个原则(基于正义、积极观点和道德的一种教育)不依赖于这些价值或者不含有这些价值的教育之后果,对人类来说十分危险。引发人类灾难的世界大战、恐怖袭击、不断筑起的安全墙、摧毁他人而不是使他人生存的各种发明,不是没有接受过任何教育的人而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所能成功做到的。所有这些不是文盲而是接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所制造的灾难,令无辜百姓留下了多少眼泪,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痛苦。

这些价值如其它许多领域一样在教育领域也是保护人类的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讲先知的“避开毫无意义的科学求安拉庇护”的话语标志着有高度价值的道德立场。这是十分谨慎,不但远离危害,就连毫无益处的事情也需避讳的一种立场。

若我们再回到原则的话,学习是每天努力追求新的挑战,对我们自己,周边环境和人类最有益的努力之一。 这种以懒惰,不付出劳动,寄生与他人的生活方式会导致社会瓦解。 在这个框架中,教育被每个职业视为是神圣的,是一种在每个职业中都应被鼓励的,可独立工作的价值。

5)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不一样的,根据人们潜力进行多样化,多元化的教育

随着现代、中央集权国家的管治,大众教育方法已经在世界各地广泛应用。 这种广泛的教育为使所有人都能接受到教育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然而,这种方法消除差异并使人们在统一化方面得出等同的结果。 然而,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生命,每个人都是一个宇宙。

正如謝赫加利普所表达的:

(当你以美好的眼光看待自己时,你就是宇宙的精华,你就是宇宙的宠儿)

教育不应为每个人传授同样的东西,而是要发现每个人的潜力,并使个人和社会从这种潜力中受益。

6)终身教育

传统教育方法中,绝大多数个人通过师徒关系在工作过程中学习。如今教育和培训机构已实现专业化。我们看到这种专业化教育导致教育机构脱离生活,使教育只停留在理论上。对此情形表示强烈反对的爱因斯坦说,“教育是当人忘记在学校学习的知识时剩下的东西。”如果教育的目的是为人的一生做好准备,那么就不应仅仅在学校期间接受教育。教育机构和教育本身与民间社会、私营部门、学术界和官僚机构应融合在一起。

7)非死记硬背的思考、质疑和探索性教育

教育本质上是对未来的努力,而不是针对过去或现在的。当然教育也会教授现在和过去的知识积累。不过,所有这一切均应是为了更好地了解未来,创造更新的事物。我们不应只停留在过去,不去思考和质疑。仅以死记硬背和重复现有知识为目标的教育不会把我们带入未来。人们只有通过思考,提问和质疑来发现自身潜力。教育应为自我发现奠定基础。

作为另一项原则,公共机构实施的不是以国家为中心,协调和监督的是以民间社会和以私营部门为中心的教育。或者这可以作为一种教育方法单独处理。我们在另一篇文章中讨论这个问题。

无疑这些原则可以进一步增加。但似乎很难在文章的限度内谈及更多内容。感兴趣的人也可以看看我题为《全球化时代的青年》的文章。

当然,受过良好教育,学术装备都非常重要。无法保证缺乏上述原则的硬件将引导人们和社会至何种方向。如果在教育过程中没有给出这些原则,就可能会出现混乱。如今,那些用自动武器扫射同学,在饭菜中放毒,把针插入食物里,或者将人类陷入灾难的人不是无知的人。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用知识武装自己,但没有将此用于适于人类利益的无原则的人。

就像我们在教育中教授的内容一样,也许更重要的是我们为何教授这些内容。

以上是安卡拉伊尔德勒姆·拜亚兹特大学政治学院院长布尔布尔教授的相关评析。

 

 



相关新闻